海 鸥 食 堂

出前一丁

湘江北路没有人

车子在我完全不熟悉的路上开了不短的时间。
中年大叔司机、副驾座的胖女生,后排矮瘦黑丑男生、我和已婚妇女,这样的组合只有在教练车上才能看到。
这条路只有车来车往,每一辆沉默不语的车都在发散自己的怨气。如果再来点儿黑天乌云,我觉得大家终究会驶向一座即将爆炸的钢铁厂,一起燃烧消失。
但是没有。天热得很,还没法开空调。我们一个一个围着空旷的路绕圈。
如果风是一个伟大的交配者,那今天它的懒惰让教练的坐骑永远都成不了风车。
人更少了,只有几家明明是竞争对手但相互点头的教练车在走着。
我握住方向盘一脸疲惫,耳边是教练时不时的叫骂。在那一刻我以为我会冲出马路、撞向马路牙子撞向卡车撞向列车钢铁交融。
但是我没有。于是骂声更大。

我算不上是个合格的恋人。
在七年里消磨着双方各自的耐性,把有可能藏玉的原石打磨成泥和粉。
但这还不算什么,直到有人说“其实你一开始就没那么喜欢他吧”。我猜到她可能说中了,即便没有百分百确定,可是种种迹象如夏日的蚊虫一样是挥舞不掉的。
我终究还是不愿意因为习惯、报答或者任何与“喜爱”无关的理由在一起,这只能让我产生更多的不安和罪恶。
我是傻逼白羊,即便抛开星座我也无法心安理得的掩饰内心的瑕疵,面带微笑的看着那个想对我好的人。
厌倦,不喜欢,无力。我问了很多人,这些难道可以成为分开的理由吗?
答案是可以的。但是真的可以么?

我很多次想过分手后会怎么样。
今年最严重的那次,双方都提出分开后,单曲循环一晚上,全身脱水还要早起练车。
红着眼睛对老妈说,蚊虫好多啊睡不着。
其他的,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。
如果真的分开,我也认为自己不够资格继续下一段恋情。
矮,胖,不耐看,内心更是一团腌臜。并且,越来越无趣,离自己最开始的理想状态且行且远。
最重要的是,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。
散漫惯了。

《观音山》里面有说“孤独不是永远的,在一起才是永远的”,但实际上能忍受孤独才是在一起的前提。
自己面对自己的时间才最长。
等我走出万花迷踪,成为那个最好的人的时候,我才敢无顾无忌的爱。
现在,还早。
就像我要一边被教练骂,才能一边把车稳稳开回家。
但这并不是最真实的我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