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 鸥 食 堂

出前一丁

几时再见

我是在一个空调不足的办公室里,塞着耳机、打开豆瓣电台睡午觉的时候,被《夜机》这首歌叫了醒来。
其实我都不确定是不是被歌弄醒的,因为歌不吵不闹还意外的很好听。睁眼的时候刚好听到演唱会的歌迷在叫陈慧娴的名字,并且说等她回来。
脸上黏黏的汗水装了一把眼泪。

我听的版本是来自陈慧娴1989年的那场几时再见演唱会。对她并不熟悉,查了之后才知道,她当年为了求学毅然在事业巅峰远走他乡。
几。时。再。见。这几个字太打动我。我反复听这首歌的时候,总是忍不住想象她在夜晚的机场看着空荡荡的大厅,不晓得什么时候会再回来的踯躅。

我没有离开过家乡,但是已经跟很多人有过分别。
年幼时有过在朋友间付出很多并得到恶报的几次经历后,我开始认定人与人之间只能随缘。所以因为缘分相遇,就花些心思好好在一起咯。吃饭、喝酒、聊天、谈心、疯一下、累一下,都没关系。散了更没关系。
众人原本都是孤独的,选择依偎就像是用体温填充相互之间无法消除的缝隙一样。
所以小时候的玩伴因为各种原因变得疏远,我倒觉得无所谓;懒得去参加初中高中的同学会,也免除了头一晚要准备的客套话;大学散伙饭哭得稀里哗啦,酒醒后觉得大概也不过如此。
可是上家公司辞职后,和几个要好的同事吃完饭挥别,其中一个说“这下真的是再也见不到了”,还是有一股难以消磨的感觉涌出来。即便互相有联系方式,后来就真的也没怎么说过话了。

我还是会被离别的戏码打动。
那天我做了个梦。一个呼风唤雨的小超人,为了补办毕业证回到学校,问曾经的班主任借了钥匙、开了证明,沿着学校跑来跑去。交还钥匙的时候,旁边那个教过自己的老师问班主任“那是谁啊”。在梦里我都能搞到自己心跳得很快,一股苦水在脏器内翻滚着。
说到底,我还是怕分别和被遗忘的。那些觉得无所谓的时刻,大概也是用一片虚妄来说服自己吧。

原谅今宵我告别了
活泼的心象下沉掉
梦里有他又极微妙
情怎可料
全是你一生轻佻
无情地把我当玩笑
让这颗心静静逃掉
情也抹掉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