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 鸥 食 堂

出前一丁

不挑食

1.
我活了20多年第一次这么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成不了美食家的那一刻,倒也没有觉得世界坍塌、宇宙爆炸。
只是很遗憾的觉得,可能没办法像蔡澜那样到处吃吃喝喝,随随便便就享尽了天下美味。

2.
说“随随便便”,或许还真的有点随随便便。
毕竟美食家这个行当肯定不是任何人都能胜任的。
按照小时候看的港剧《金玉满堂》里面的说法,至少要有一根皇帝舌头——明辨忠奸,一尝好坏。
我反省过后觉得自己坏就坏在不挑食。

3.
老妈花了好几年的精力,才让我在最初学吃饭的过程中养成了什么都会吃一吃的习惯。
萝卜青菜、鸡蛋牛奶、羊肉鱼肉,这种小孩子避之不及的东西我都能吃。
肥肉,从最开始的拒绝到现在也能吃那么几块,也不过是几年的适应时期。

4.
这样当然是有好处的,除了营养学上的均衡之说外(其实现在也没见得长多高),对于我这个容易情绪失落的人很有好处。
不开心的时候,随便就能找到化悲愤为力量的食物,不像有些吃货还得漫步长长的街头、找到那个隐藏多年的小店、得到一声“打烊了”之后更加忧伤。
我甚至能在深夜随便找出包白象方便面,泡开后用力唆一大口,打心底发出一声うまい。

5.
自然副作用也是很明显的,那就是无法制止的肥胖。
虽然我一直把发胖的原因归结于高三时吃了两个月的安利蛋白粉——即便是那种东西我都有那么一刻觉得好吃。

6.
当然,不挑食也不一定要觉得东西好吃,只是确实不会轻易就把一种东西排除在外。
这在聚餐的时候就体现了极大的优势。
因为每个人都有爱吃和不爱吃的东西,所以一桌子人大部分只能体会到餐桌上1/3的美味。
我,就不同。
不会拒绝大蒜的辛、猪肝的粉、火鸡的柴。
上周点了一个十二星座寿司拼盘,大伙儿看着生鱼片、生海胆、生鱼子直皱眉头,我两眼放光心花怒放,将那些“不可食之物”统统吞下,号称近一个月来最满足的一餐。

7.
所以不挑食的习惯到底好不好,好像也没办法单一定论。
或许是成不了对食材和味道挑剔的美食家,但能尝试更多不同的东西也未必不是好事。
就像那句被烧干的心灵鸡汤一样,上帝为你关上一张门,必定会打开一扇窗。
现在我回看前年,毕业在家拖延不工作的时候写的日志,倒也没觉得那个时候的苦恼是强说愁,只是现在看来可以用很日式的语气对自己说“还是过来了啊”。
我写的那句“我跳进了生活的游泳池,却发现没有一个登上池岸的手扶梯”,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也成了一个坐在池边看水中人扑腾的另一位。

8.
是的,只有那个“还是过来了”的感触。
这就像对我不挑食的评价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好的,也没有特别不好的。
刚毕业执着于非得在专业领域有所成就的自己,现在也会慢慢学会成长为另一个角色。
同样的,正因为这种转变,也会相应的有了新的目标和目的。
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现在做的选择没那么重要。
读研出国,是好事;工作考公,也不错。
重要的是,要不要成为一个不挑食的人,坦然接受摆在面前的一切,再一口一口吃进温暖的肚子里。
毕竟自己挑食的话,也没办法要求生活不挑食,还不如平等相待。

9.
其实更好玩的是,即便就愿意成为一个美食家,从今天起挑食一切,也不会有什么不好。
因为与生活的较量中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占弱势。
最不好的,就是无法决定做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每一个犹豫的表情都会让两边的美味流失一点,或者是米其林三星推荐的鹅肝,或者是路边摊上的烧猪脚。

10.
在做了20多年不挑食的自己后,其实我还是会有一个美食家的愿望。
并且我坚信的是,有这么一个远大的理想,即便走的是一条光荣的不挑食之路,也不会无法到达。
毕竟人生这么长,吃够才算有远航。

评论(2)